<kbd id="3pzkx"></kbd>

    <wbr id="3pzkx"><pre id="3pzkx"></pre></wbr><form id="3pzkx"><th id="3pzkx"><noscript id="3pzkx"></noscript></th></form>
    1. <form id="3pzkx"><em id="3pzkx"><source id="3pzkx"></source></em></form>
    2. <form id="3pzkx"></form>

      <wbr id="3pzkx"></wbr>

        查看产业体系新闻 >

        大河网:【青藏高原上的河南人】坚守岗位才不辜负与亲人相距两千多公里的思念

        2018-05-28 来源:河南能源化工集团

        【青藏高原上的河南人】坚守岗位才不辜负与亲人相距两千多公里的思念

        来源:大河网 时间:2018-05-28 记者:祝传鹏

        编者按:

        这是一个波澜壮阔的新时代,适逢改革开放40周年的大潮,涌现出一批可歌可泣的小人物,他们用青春和热血书写了自己的传奇,铸就了国家和民族的脊梁。即日起,大河网推出系列报道,走近“青藏高原上的河南人”,讲述一群普通河南工人在青藏高原的故事。

        青藏高原,世界平均海拔最高的高原,有“世界屋脊”和“第三极”之称。这里空气稀薄,气候极为恶劣,被称为“生命的禁区”。5月15日至22日,大河网记者随“党旗飘扬在高原,主流媒体看能源”采访团一行穿越大漠戈壁、草原牧场,来到位于青海省的河南能源化工集团义海公司(以下简称:义海公司)以及下属两矿进行实地采访,经受缺氧、干燥、寒冷等恶劣环境的考验,寻访在青藏高原上特别能吃苦,特别能奉献,特别能战斗,特别能进取、特别能忍耐的河南人。

        义海公司大煤沟煤矿位于青海省海西州大柴旦境内,地处海拔3500米的青藏高原腹地,虽已进入5月中旬,但这里四处还是一片荒凉,除了一坨坨的“戈壁霸主”骆驼刺,剩下的只有黄沙和石头,在大煤沟煤矿西34公里外一马平川的戈壁滩上,一间方方正正的小房子立在那里,有点醒目,更有点形单影只。这是大煤沟矿水源井,而守护水源井的是咱们的河南老乡,家在驻马店的孙应报父子三人。

        孙记冬

        坚守| 为保一渠清水 父子三人坚守戈壁滩8年无怨无悔

        5月16日,经过崎岖的土路,记者终于见到了孙应报父子,由于突然停电,父子三人和其他两名工人急忙启动柴油发电机并检查管网,发电机的轰鸣声在荒漠中显得格外刺耳和烦躁,关上房门,声音还是很嘈杂,然而,在孙应报父子三人听来,这却是最好的安眠曲,因为水泵在工作,就说明几十公里外的矿区有水吃。

        孙应报父子三人房间里的“绿色”

        孙应报的小儿子孙记冬告诉记者,他刚来的时候,这里还没有电视信号和无线通讯信号,和外界的联系只有四条线,一条只能打到矿调度室的电话线,一条电线、一条水管线,还有一条就是门口的那条孤寂的土路,除了矿上半月一次的慰问车和送菜车外,几乎与世隔绝。然而,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,孙应报父子三人已经默默守护了8个年头。

        在水源井,方圆几十里杳无人烟,白天孤苦寂寞,夜晚,更是难熬,因为在这里,晚上连灯都不能开,否则就会引来野兽。孙应报说,有一天晚上,他隐隐约约听到有扒窗户的声音,隔着玻璃一看,原来是一只熊,顿时吓得他毛骨悚然,心想这下可完了!在极度恐惧之下,无计可施的孙应报关了灯,听天由命。好在门窗足够结实,在灯被关掉后,熊扒不开门窗也看不到光亮,走了。从那以后,心有余悸的父子三人晚上再也不敢开灯了。

        记者问他们在这么恶劣的条件下孤独、寂寞、恐惧怎么办?老孙说,哪能咋办?忍呗!

        坐落在戈壁滩中的大煤沟矿

        知足|只要公司有需要 我就在这里干到底

        2004年,义海公司花8万元装了一部海事卫星电话指挥生产,电话费每分钟9.8元。过年时,矿上给每人3分钟打给家里,可怜这宝贵的3分钟,哪是通话呀,电话两头传出的,都是哭声、哽咽声。再后来终于有了电视,可大家想看又不敢看,怕那些温馨的画面,勾起牵肠挂肚的故乡记忆。过年值班的人,守着电视机却不敢看春晚,有人甚至感慨:“就是来个贼,也好呀!”

        水源井的工作没有丝毫技术含量,只需听水流声,判断有无异常。然而,这里却是义海公司大煤沟矿的心脏。保证着全矿的生产、生活用水。

        记者问孙记冬,想家了怎么办?他说,可以翻看手机里孩子和家人的照片,偶尔还可以和家人聊聊微信,只是信号不太好,时常中断。让他欣慰的是,通过这几年的努力,去年,他在县城买了房子,老婆和孩子也都搬到了楼房里。

        在这里“戈壁霸主”骆驼刺,一年也只能长一寸,那么,一个来自中原的年轻人你能在这里坚持多久呢?孙记冬说,只要矿上不辞退我,我就一直干到底。

        离别|总在女儿熟睡着时

        张晨家在河南义马,是个不折不扣的矿三代,也是义海公司正式接收的第一位女本科生,她在义海公司的8年里,曾被恶劣的气候侵扰过,被半夜来临的地震吓哭过,为做不熟饭菜饥饿过,为孤独夜里的思乡情绪缠绕过...... 但她从来没有退缩过,爬煤堆、下采坑,跑市场、谈用户,始终冲在前,因此,大家都称她是“花木兰”。

        如今,张晨已为人妻、为人母,多年来,老公不在身边,刚刚三岁的女儿交由父母照看,自己一个人离家千里,每次听到电话那头女儿哭着喊:“妈妈、妈妈,我要找妈妈的时候。”

        张晨竟无言以对,唯有以泪洗面。到了假期回家,短短的相聚又意味着分离,女儿总是黏着她,寸步不离,生怕一不注意妈妈又不见了。

        “每次返回青海,我总是趁女儿熟睡时悄悄地离开。其实在青海我能克服一切,唯一克服不了的就是对女儿的思念。”张晨说,别人问我,后悔吗?我总坚定地回答:既然选择了义海,就是选择了高原,唯有在岗位上更加努力地工作,才能不辜负这一次又一次的离别,不辜负这相距两千多公里的思念。

        据义海公司党委副书记、工会主席李国强介绍,在义海,像他们这样坚守奉献的河南老乡还有很多,如用尺子说话的综采队邓东卫,装载机大拿张建军,机电队智多星杨伟,父子俩同上高原的邢会文等等。

        “其实,在我们义海员工看来,我们只是立足岗位,做了自己应该做的事而已。”李国强说,用心把每件事做好、做精、做出名堂来!15年来,我们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,也用实际行动在青藏高原叫响了“义海品牌”,为河南能源、为中原河南开创了更加辽阔的发展空间!

        国产精品小辣椒_气质学院派国产精品_下一篇国产精品3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