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kbd id="3pzkx"></kbd>

    <wbr id="3pzkx"><pre id="3pzkx"></pre></wbr><form id="3pzkx"><th id="3pzkx"><noscript id="3pzkx"></noscript></th></form>
    1. <form id="3pzkx"><em id="3pzkx"><source id="3pzkx"></source></em></form>
    2. <form id="3pzkx"></form>

      <wbr id="3pzkx"></wbr>

        查看产业体系新闻 >

        客观认识我国煤矿智能化发展进程

        2021-01-27 来源:河南能源

          煤矿智能化是煤炭工业高质量发展的核心技术支撑,代表着煤炭先进生产力的发展方向。

          目前,全国已建成494个智能化工作面。虽然智能化建设取得初步成效,但我国煤矿智能化发展仍面临诸多制约因素,必须尊重现实客观条件和事物发展规律,清楚认识我国煤矿智能化发展进程。

          第一,煤矿智能化发展目前尚处于示范培育阶段。我国不同地区煤矿的开采地质条件和复杂程度有显著差别,煤炭企业的智能化建设基础参差不齐,所以煤矿智能化建设难以一蹴而就。煤矿智能化需因矿施策,示范先行,结合煤层赋存条件和灾害特点,形成多种模式并存的智能化建设格局;要点面突破,系统延伸,在智能化采煤工作面取得突破后,继续推进生产辅助系统的远程监控、无人值守以及智能掘进工作面等的研发。

          第二,煤矿智能化技术研发要坚持需求导向和问题导向。现阶段,要以智能装备和机器人研发为基础,以数据和算法为核心,全面提升矿井感知、数据处理、装备系统、智能控制等能力,突破煤矿智能化共性关键技术,包括4D-GIS透明地质技术、井下视频高效处理及VR技术、井下大容量快速通信技术、井下精确定位与设备导航技术、辅助运输系统连续化和无人化技术、智能化无人快速掘进技术、重大危险源智能感知与预警预报技术、高可靠性智能装备(终端)技术、机器人路径规划与长时供电技术、露天开采无人化连续作业技术等。

          第三,煤矿智能化发展要注重基础理论研究。煤炭科研院所和高等学校应在智能基础研究和原始创新上提前布局,以煤矿智能化基础原理、模型和算法为重点,开展煤矿智能化基础理论研究,包括时空变化条件下的矿井地质精准建模理论方法、面向矿井复杂环境的自适应感知理论方法、矿山多源异构数据融合及信息动态关联理论方法、复杂条件下采掘设备群的智能控制理论方法、面向复杂矿井环境的动态协同控制与决策理论方法等。

          第四,煤矿智能化发展要加强人才教育培养。煤矿智能化建设迫切需要具备煤炭开采、信息技术、软件管理、人工智能等相关知识的复合型技术人才。行业高校在设置煤矿智能化相关专业课程的同时,也要注重师资、软硬件和工程实训水平的提升。煤炭企业要加大培养一线和青年科技人才的力度,加快建设富有创新精神、敢于承担风险的技能型人才队伍;打造多种形式的煤矿智能化人才培养平台,加大对高端科学家和高层次人才的吸引力度等。

          第五,煤矿智能化发展要加快制定相关标准。煤矿智能化标准体系设计,要确定标准体系的范围、边界、标准层级以及产品、工艺、管理等标准的层次。在一些新型技术应用的重点领域,如5G、工业互联网等领域,可以开展专项的标准体系研究工作。在相关标准体系的制定过程中,要坚持标准化与智能化技术创新、工程示范一体化推进,促进技术创新、标准研制和产业化协同发展。鼓励将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关键技术纳入企业标准或团体标准,同时加强煤矿智能化相关国家标准、行业标准和团体标准的有机衔接。推动实施效果良好的团体标准上升转换为行业标准或国家标准。

          第六,煤矿智能化发展要构建开放合作的创新生态。煤矿智能化的发展需要全行业包括煤炭生产企业、煤机装备厂家、相关科研院所、高等学校、研发机构等的协力合作,一起创建平等互利、合作共赢的技术创新应用共同体,共同解决煤矿智能化发展面临的重大科学问题与技术难题,同时要主动融入全球科技创新网络,积极拓展合作空间,建立更加高效协同的科技创新体系,不断提升自身的科技创新能力。

          据《中国能源报》

        国产精品小辣椒_气质学院派国产精品_下一篇国产精品3p